天气 
 温度:26.0~33.0℃ 湿度:70% ~ 95%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走进中山
六次回国为桑梓 古稀兴学不辞劳

六次回国为桑梓 古稀兴学不辞劳
——旅美杨添霭先生其人其事  

  一位全家住在美国、故乡中山已无直系亲属的乡亲,为了中华振兴,培育人材,在家人的支持下,变卖在美国心爱的产业,以古稀之年,六次回国,兴学办校,善举传颂,有口皆碑。他是谁?杨添霭先生也。

  孙杨两家的革命情谊

  杨先生为何许人?不得不提其先辈。乃祖杨著昆是檀香山早期富商;乃父杨仙逸是民主革命时期烈士。杨著昆支持孙中山革命甚力,曾独资献机4架组成中国第一支空军队伍。杨仙逸受孙中山和父亲的革命熏陶,为同盟会早期会员,在孙中山“航空救国”思想影响下,专攻航空专业,曾任中国早期航空局长兼广东飞机制造厂长,为培养航空人材和创建中国航空事业,贡献殊大,被孙中山誉为“中国航空之父”,并亲笔题赠“志在冲天”横幅。1923年奉命东征军阀陈炯明,不幸殉国,时年仅32岁。孙中山深为痛惜,下令厚葬,追认为陆军中将,并授意烈士夫人程度纯办校纪念。程女士强忍悲痛,积极奔走,历尽艰辛,于1925年创办“仙逸学校”,1935年扩办为“仙逸中学”,大半个世纪以来,为国家培育不少人材。

  杨先生是杨仙逸烈士的哲嗣,1939年毕业于中山大学,退休前是美国飞机设计师,可谓秉承父志,从小在广州经常随父母到孙中山大元帅府作客。据杨先生撰写的“永志不忘的记忆”一文中说:孙中山“一见面就抚着我的头发,有时甚至当爸爸妈妈的面夸赞一番,而孙夫人则拉我坐在她膝上,俯首亲着我的额角,一股比母爱更伟大的暖流陶醉了我。这种革命者给我的爱,可能是我今天还想着为祖国的兴旺发达尽一点力、最早点燃了的火种吧。” 

  由此可见,孙杨两家的革命友谊多么深厚。

  左祸泛滥与拨乱反正

  过去由于左祸泛滥,人妖颠倒,为纪念烈士功绩而创办的仙逸中学校名被改掉,杨仙逸在广州和中山的坟墓被破坏,杨家的祖屋也换了主人,这是对杨仙逸烈士莫大的亵渎,令人震惊,难怪杨添霭心灰意冷。由于种种原因,他较长时间没有回到祖国。爱国有心,报效无门。

  党的十一大三中全会的召开,犹如春风化雨,云开见日,拨乱反正,颠倒了的东西颠倒过来,改正错误的政策公布实施,中山县人民政府十分重视。仙逸中学于1981年恢复校名,杨仙逸在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右侧的纪念碑(原葬遗体迁葬中山),在宋庆龄副委员长的关怀,和省市有关部门的重视下按原貌修复。在中山新村蟛蜞山的杨仙逸墓,由县政府拨款重修,失落多年刻有孙中山手书的石碑,也寻回重新竖起,祖屋也落实发还。对此,杨添霭深受感动。

  祖国改革开放,改弦更张,为了了解真相,杨添霭偕夫人郑瑞安女士抱着一试心情,于1979年10月参加中国观光旅游团,第一次回到祖国北京,因仍有疑虑,路过香港又脱下西装不敢穿回来……

  在北京,杨先生渴望能谒见孙夫人宋庆龄副委员长的愿望,居然得偿,喜获孙夫人的亲切接见,回叙昔日情谊,并问“志在冲天”真迹,杨先生答应下次带回来。1981年杨先生夫妇应邀抵穗参加纪念辛亥革命70周年活动,带回“冲在冲天”真迹,而孙夫人不久前与世长辞,杨先生悲痛不已,爰将“志在冲天”横幅献给祖国,由当年广东省领导人任仲夷、刘田夫接受。

  宾至如归之感

  杨先生回国,获得各级党政领导的热烈欢迎。回到故乡中山,县委书记、县长、统战部长、侨办主任和有关部门领导都热情接待,专车接送,领导陪同参观活动。1983年杨先生夫妇第四次回来,下榻于中山华侨大厦,来到石岐镇侨办叙谈。惊闻有世交之谊的廖承志副委长不幸逝世,不胜痛悼,准备拟具电文吊唁。当年笔者是《石岐侨刊》主编,曾多次参与接待和采访杨先生,双方较为熟悉,为此,杨先生请笔者执笔,笔者推辞不了,就勉为其难地代拟电文发出。

  杨先生曾应中国空军王海司令员的邀请,赴京参观访问,受到宋庆龄基金会康克清主席和王海司令员的亲切接见。他往桂林旅游,也有人在机场迎接。离国返美时,广州市和统战部的领导到东站送行,他说:“祖国到处有亲人,情深义重,真使我过意不去。”

  继承遗志  愿尽绵力

  杨先生1986年前六次回国,耳闻目睹,深为有繁荣昌盛,国际威望日高的祖国,成为海外赤子的坚强靠山而感到自豪。他在“月是故乡明”的文章中写道:“祖国到处有亲人,耳闻目睹的事实,更使我对祖国前途充满信心,作为民主革命时期先烈后裔,今后更要秉承孙中山先生遗志,为祖国的统一富强竭尽绵力……”

  他说到做到。仙逸中学复名时,在隆重的复名典礼上,他被聘为仙逸中学名誉校长,后又担任校董会董事长,当时就连同子女捐资捐物,为复校增添设备。他认为四化宏图之展现,有赖于科学教育的发展,智力投资是当务之急,提出拟独资兴建科学楼的善举,当即受到校方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。为纪念程度纯女士不负孙中山重托,艰苦创办仙逸学校,为国育才之功,科学馆命名为“程度纯馆”。

  决心作出更大牺牲

  杨先生并非富豪,此前为“仙中”的复名捐献,已不遗余力,为实现兴建“程度纯馆”,他决心作出更大的牺牲。在夫人和子女的支持下,不惜将美国一栋心爱的别墅和电子厂变卖,以款建馆。杨先生以古稀之年,为筹建科学馆不辞劳苦,选址勘探,设计施工,亲力亲为。1985年12月8日,“程度纯馆”举行揭幕典礼,“仙中”建校60周年暨校友会成立大会同时举行,三喜临门,气氛热烈。杨添霭、郑瑞安伉俪欣慰莫名,人们都向杨先生一家表示敬意。

  杨仙逸烈士的事迹,早为国人所敬仰,而其哲嗣杨添霭一家,继承先辈宏志,兴学育才的壮举,亦为世人所钦佩。徐向前元帅为“仙逸中学”题写校名,广东省省长叶选平为“程度纯馆”题写馆名。航空工业部飞机生产局还向“程度纯馆”内的“杨仙逸纪念室”,赠送三架飞机模型,其中一架就是当年杨仙逸负责制造、以孙夫人宋庆龄英文名字“乐士文”命名的飞机模型。

  “程度纯馆”揭幕之日,宾客如云,各级领导和各界人士,对杨家赞颂题咏颇多,兹录广州市政协主席罗培元题词,作为本文的结束语:

  凌云卫国航空父,将种杨门又几传。

  四化新天谁摘斗,后来学子著先鞭。

新媒体
微博
微信
手机版